不景氣又想買東西?onenow給你購物金圓夢! 小遊戲頻道全新上線,等你來踢館挑戰!
59 X 返回列表 感謝回覆 發帖
章節 第八百九十一章 血鬼成神


    此同時,遠在東北兩塊大陸的三仙帝兩魔神,也當即大陸的異變。

    三大仙帝忽視一眼,不住的以心神開始感應周邊的一切,待到發覺到東大陸沒有任何的異常之后,梵天張口道:“通過傳送陣法,立即開赴西大陸。”

    赤瀾與戰罕兩個魔神,也是召喚著北大陸的魔界之人,開始著手行動,打算全部往西大陸彌天沼澤前進。

    鬼域當中,依舊在運轉著,沒有任何的反常與變化,外人也依舊不能夠窺探到里面的一切。

    丁浩處在天璣島底部,渾身被天地靈氣與星光籠罩著,嘴角勾起了一絲陰笑,手中的逆天魔劍內,不住的傳來了嗜血般的低鳴。

    西大陸彌天沼澤,整個彌天沼澤虛空,出現道道的黑白光線,宛如一個巨人使用利斧,將蒼穹給劈開了道道的縫隙一般。

    在那些縫隙處,凝神細目觀望的話,會發覺到里面有著種種美輪美的景物,里面仿佛有著修真者與仙魔界眾人所渴望的一切,所有看向空間縫隙的內海市蜃樓者,都露出了沉溺其中的迷醉表情。

    如今的彌天沼澤,充斥了密密麻麻的人群,既有著各大陸歸附與無極魔宗的修真者,也有先前下界的魔界強人,都是全神貫注的注意著四周。

    “彌天沼澤,原本就是無極魔宗的聖地,空間通道如果在此產生,倒也是順理成章!”火獄仰望虛空。出口對旁邊的百變說道。

    百變臉上不住地變化著面孔,同樣是凝望四周。點頭同意道:“無極魔宗身為七脈之首,乃是七脈當中實質的領導者,而彌天沼澤又是他們前人耗費心血地門派重地,即使如今已經被摧毀了。依舊是個神祕的地方,否則那李悍天被打入空間縫隙之后,就不會出現在這彌天沼澤里面了。”

    “恩。這兒空間錯亂,各種各樣怪異的氣息全部充斥其中,里面有著任何人都無法完全掌控的狂暴,前往中大陸地空間通道在這么一個地方產生,果然是有著極大的可能!”火獄同意道。

    此時。旁邊的陸橫典,來到百變旁邊,仰望著虛空不斷閃現地海市蜃樓般美輪美奐的場景,道:“道主,那里面閃現出來的,可是中大陸的場景!”

    即使以百變魔神的心境。聞言也是深吸一口氣,道:“若我所料不差。應該正是中大陸地場景。數萬年來。中大陸將東南西北四塊大陸,連同著仙魔界的靈氣,都是吸納到其中,加上中大陸當中,如今沒有任何的修真者存在,這些天地靈氣全部滋養了無窮盡的靈物靈石。造就的整個中大陸成了修真者夢寐以求的地方。對于我們來說中大陸便是聖地。”

    此話一出,陸橫典不由地心神激蕩,愕然的望著虛空,眼神當中充滿了極其猛烈地渴望之情。

    便在這個時候,火獄不由地搖頭輕笑道:“他們來的倒是夠快,竟然已經找到了這兒。”

    百變點了點頭。笑著說:“這几個老東西,早就將注意力放在了這兒,這里有任何的風吹草動,都逃不出他們的耳目,看樣子今次這一戰。將是以后中大陸新格局的開始。”

    另外一邊,劍仙紅世向陽天等人。也是注意著發生的一切。向陽天臉色有些焦急。對紅世道:“如今宗主與列兄王兄,都在鬼域當中運轉著大陣。如果此時空間通道產生,將對于我們極其地不利,萬一最終便宜了他人,使得其他人先行進入,我們豈非白白忙活了百年!”

    綠袍老祖也是臉現憂慮,看著那些魔界地人物,端量了一下這邊的實力,一比較便知道這邊有些不利,加上他們早早便知道如果三大仙帝四個魔神,都能夠神游整個天玄大陸,明白現在彌天沼澤里面的一切,必然難以瞞得住那些人物,知道他們要不了多久,便有可能會趕到此地。

    這些勢力全部聚集之后,失去了丁浩與列山等人的無極魔宗,便會在這兒算作是弱勢力了,萬一中大陸開啟之后,恐怕真的有些不利。

    紅世掃了綠袍老祖一眼,淡淡的說道:“以丁浩如今地境界,你以為他會算不出現在的局面,既然丁浩什么都沒有說,就這樣開啟了中大陸,肯定是有著深意的。只是如今丁浩的心思,連那些仙帝魔神都無法知曉,我們更是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樣想的,不過我想丁浩這么做,一定有他地打算,我們所需要做的,便是順其自然而已!”

    旁邊地馮星然,并沒有與煉獄魔道地那些人呆在一起,而是落在這兒,現在聽紅世這么一說,馮星然不由的咯咯輕笑,道:“我夫君豈會是吃虧地人,從我與他認識到現在,便從來沒有見過他會一心為他人著想,如果看起來是他吃虧,那只是說明我們還沒有完全看清楚而已。”

    馮星然這么一說,綠袍老祖與火云尊者向陽天忽視一眼,同時一愣,旋即微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   不錯,從他們與丁浩認識至今,丁浩做事從來都是自私無比,完全的奉行了“人不為己天誅地滅”的真諦,所有的一切都是先為自己打算,想到這兒,兩人旋即放下心思。

    几股龐大的恐怖氣息,突兀的出現在了整個彌天沼澤之內,所有彌天沼澤里面的各方高手,同一時間感應到了宛如山岳壓頂的壓力,從心底產生了一種驚顫。

    “几位老友,別來無恙!”火獄的聲音,突然在上空響起,聲音平淡卻傳入了每個人的耳朵當中。

    “火獄百變,你們兩人既然出現此地,說明我們這次算來

    觀現在虛空當中的場景。不由地讓我好生期待啊!”音,仿佛從極遠處傳來。但是聲音落下之后,百道身影落在一簇巨大地云彩之內,從遠處飄落而來。

    另外一邊,一團白色光芒閃耀而過,那仙界三大仙帝,帶著一些仙界之人。在彌天沼澤一座高聳的山峰之上出現。

    梵天三人出現之后,遠遠的向著火獄與赤瀾兩方分別行禮,火獄百變赤瀾與戰罕四人,都是含笑回禮,一個個仿佛關系親密之極的老友相見一般,臉帶著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。

    “虛偽,一幫虛偽的老不死地!”馮星然撇了撇嘴,極其不屑的說道。

    旁邊的紅世等人忽視一眼,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,馮星然這聲虛偽其實也是眾人想要說的。但卻沒有人敢于說出口,馮星然這么一說。竟然把她的祖師爺火獄都算在內,這讓紅世等人直覺哭笑不得。

    遠處的煉獄魔君馮傲天,聽馮星然這么一說,不由嚇了一條,從遠處狠狠的瞪了馮星然一眼之后,趕緊跪伏著向火獄請罪道:“祖師爺。小女年少無知,希望祖師爺莫怪!”

    火獄沒有任何的怒容,反倒是有趣的望了望馮星然,撓著自己亂糟糟地胡須嘿嘿笑著點頭,口中道:“有趣,這女娃兒當真有趣,難怪丁浩這個小怪物會喜歡她了。”旋即火獄低頭看了煉獄魔君馮傲天一眼,笑呵呵的說道:“起來起來,當初我沒有成魔神之前,本名可是姓馮地。你這一脈正是我的嫡系,你說我可會責怪她?”

    火獄這么一說。煉獄魔君馮傲天露出驚喜的表情,然后才恭敬的起身。這火獄既然姓馮,又說出這么一番話,此人分明就是馮家的前輩,不但是馮傲天的祖師爺,還是馮傲天地老祖宗了。

    其他几個仙帝魔神,也都沒有人因為馮星然的話語,露出任何的別樣表情,只是將注意力集中,仰望著虛空出現的異像,暗暗的考慮著什么。

    三方勢力,分屬三個方向三方陣營,都是為著中大陸而來,遠在南大陸坐鎮的魔心秀士連勻澗,在得知了西大陸發生的變化之后,將那南大陸無極魔宗的高手,也是開始全部往這西大陸調集。

    看樣子,首先空間通道便會在西大陸彌天沼澤產生,至于會不會繼續在其他地方產生,誰都說不准。不過先前丁浩說過,有很大的可能,整個大陸只會產生這么一條空間通道,因此連勻澗等人自然全力開赴此地。

    通道會開啟多長時間,誰都說不准。如此,如果不能進入中大陸,哪么留在這修真界,最終的結果便是沒有靈氣吸納,一步步地走向滅亡。所以這個機會對于所有人來說都是不能放棄的,連勻澗一知曉此事,自然立即便趕了過來。

    就在所有人都在准備著地時候,卻沒有人注意到,如今的鬼域日月交輝的場面已經消失,北斗七星的光芒也不再繼續灌溉其中,這個時候,本來盤踞在几人后頸處的血鬼王,也突然“吱吱”怪叫著飛出,眨眼退回了青冥鼎之內。

    血鬼王一從他們的后頸離開,當即散發著冰冷邪惡的氣息,整個鬼域之內仿佛真的成了鬼域一般,晴朗到刺目的鬼域天空,霎時被無窮無盡的昏暗再次籠罩,任由上空的星力與烈日如何照耀,都無法將光芒落入鬼域當中。

    七個島嶼傳來一聲聲如哭似泣的怪嘯聲,這聲音一出之后,仿佛傳遍了整個西大陸,所有西大陸的仙魔界的高手,都從內心的深處聽到這些怪嘯聲。

    即使連三個仙帝與四個魔神,也在面面相覷之間露出極其驚駭的表情,仿佛為血鬼王瞬間外溢的恐怖氣息給震懾到了。

    鬼域上空瞬間天昏地暗,血鬼王縱橫飛掠之間,七個小島連番的震動,待到七個血鬼王重新聚集在一起,全部盤踞在那青冥鼎之上的時候,丁浩心中明白,蟄伏的血鬼王經過純正天地靈氣與星力的催化,終于提前進化了。

    至此,七只血鬼王成血鬼神,易曼彤列山等人,全部再進一步,吸納了源源不絕的天地靈氣與七星之力,加上七寶之內的記憶傳承開啟,使得他們終于一舉由大羅金仙天魔之境,直接到達了九天玄仙與魔王之境。

    “怎么回事?到底發生了什么?”易曼彤心中驚喜無限,仿佛做了一夢,醒來之后便欣喜的發現自己的變化,不由的神識傳訊,詢問那天璣島底部的丁浩。

    “不必多問,你們以后自然明白,如今你們都已經更近一步,空間通道即將產生,趁著這個時間,你們趕緊趁機熟悉一些自己的身體狀況,將得知七寶里面的記憶傳承融會貫通,待會我們便離開鬼域,前往彌天沼澤准備最后一戰!”丁浩的神識,瞬間傳遍這些人的腦海,給予了這疑惑几人一個不明了的解說。

    丁浩既然說不必多問,几人也都沒有繼續追問下去,按照丁浩的吩咐,一個個欣喜的感受著自己身體新的變化,突然之間跳躍式的進階一步之后,無極魔宗這邊的實力,頂尖高手再也不必任何的仙魔界門派差。

    如今,血鬼王成血鬼神,丁浩雖是魔王之境,本身實力卻堪比三仙帝四魔神。加上這几個剛剛進階的九天玄仙與魔王,加上實力可怕的劍仙紅世,無極魔宗這邊已經無懼任何仙魔界的單一門派。

    即使是神宵道,現在也絕對無法單獨和無極魔宗相抗衡。

懶的發文。
第八百九十二章 試探實力

大陸,彌天沼澤之內。

此時,眾多仙魔修真者,都是極目的注意著四面八方,三方佔據了彌天沼澤幾處地勢,彼此之間都是虎視眈眈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,越來越多的修真者,通過傳送陣法到達彌天沼澤。原本處於其他大陸的無極魔宗,包括無極魔宗的盟友,都在那連勻澗的安排之下,以傳送陣法趕來,準備著從此地進入中大陸。

三大仙帝與四大魔神,對於如今的形勢都是不聞不問,一個個都是歡聲笑語著,談論著一些虛無縹緲的話題,仿佛根本沒有將現在的形勢放在眼裏。

倏地,正在歡談的三大仙帝四大魔神,同時閉口不語,目光轉向了西南方向。

眾人相繼愕然,不由的順著三大仙帝四大魔神的視線,向那西南方向遠望。一團昏暗,攜帶者讓人膽顫的邪氣,緩緩的從西南方嚮往這兒飄蕩而來,在那昏暗的氣團裏面,丁浩列山等人的身形,從容不迫的顯露出來。

一路飛掠而來,那昏暗氣團裏面怪異龐大的氣息,使得仙帝魔神都是為之動容,不由的全部將目光落在了丁浩的身上,一個個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如今血鬼神已成,丁浩剛剛與血鬼神交流之後,才明白有了血鬼神存在,丁浩相當於有了不死之身。只要血鬼神不被全部誅殺,丁浩的本體即使飛灰煙散形神俱滅,也可以借助與血鬼神的力量死而復生。

另外。只要丁浩地本體不死。血鬼神不被完全誅殺。也可以將被殺地血鬼神重新凝聚。現在丁浩與血鬼神在一起,只有將本體與血鬼神全部毀去。才有可能將丁浩滅亡,有了七隻血鬼神存在,丁浩相當於多了七條性命。

只是。現在血鬼神已成,這世間能夠對血鬼神產生威脅地東西根本寥寥無幾,加上血鬼神可以無影無形,介於虛實之間。如今還能穿梭與空間裂縫當中,想要誅殺血鬼神恐怕已經千難萬難。

“丁浩,你竟然這個時候出現,看樣子鬼域大陣已經中止,但為何空間通道還未產生!”赤瀾遠望丁浩從容而來。愣了一下子以後,訝然問道。

朝著赤瀾點頭微微一笑,丁浩淡淡的說道:“莫急莫急,一會兒便會出現,希望到時候你能夠做出正確地判斷!”

話語之間,丁浩已經帶著列山等人。出現在了火獄百變等人身旁。對火獄百變兩人含笑點頭之後,丁浩有禮的說道:“麻煩兩位了!”

“丁道主客氣了。”兩人回禮同時說道。

這個時候。那向陽天綠袍馮星然三人,看著突然出現此地的丁浩幾人。不由地露出欣喜之極的表情,馮星然昂頭對綠袍老祖道:“看吧,我就知道他會在該出現的時候出現。”

劍仙紅世連勻澗等人。一臉震撼的望著列山等人,不由地都是出聲道:“恭喜恭喜。”

幾人剛剛進階一步,如今依舊也在震驚當中。聽他們道喜之後,不由的同時欣喜而笑,看樣子還有些不敢相信這突然發生的巨大變化。

丁浩與火獄百變兩人行禮之後,當即環顧四周,神識覆蓋之下將整個十萬里的彌天沼澤全部一覽無遺,把那其他兩方勢力全部看了個透透徹徹。

隨後,丁浩望瞭望遠處的藍玫,柔聲道:“你過來!”

藍玫悚然一驚,她雖然乃是秘獸靈宮地宮主,但是現在仙魔眾人聚集。還有仙魔界神話一般人物的仙帝魔神在此,她覺得極為的拘謹不自在。只是在丁浩的話語之下,藍玟依舊是乖乖而來,落定在丁浩的身旁。

“誰是秘獸靈道的道主韓獸皇?”丁浩目光一掃,在那赤瀾等人身後地幾個魔王之境的高手身上巡視。

一個雄偉地身軀猛然邁出一步,身上四肢脖頸額頭之上,都隱隱有著獸靈的氣息存在,不善地望著丁浩,道:“我是,不知丁道主有何貴幹?”

一指藍玫,丁浩微笑道:“她是你們秘獸靈道在修真界的主人,如今與我無極魔宗乃是盟友,我念及舊情給韓道主一個選擇,希望你能夠與我們一起。”

韓獸皇訝然,搖了搖頭道:“丁道主說笑了,這藍玫神識當中有一股異常的氣息存在,明顯是被你使用秘法掌控了,現在因為這麼一個人物,你讓本道主和你們為友,太說不過去了。”

韓獸皇這麼一說,丁浩點頭微笑,道:“既然如此

也不勉強,韓道主好自為之吧。”

轉身看了藍玫一眼,丁浩聳聳肩,一臉無奈的說道:“你看到了,這是他自己找死,可怨不得我了。”

此話一出,那邊韓獸皇臉色一冷,仿佛便要立即發作,不過他身旁邪心道的道主邪天邪,向韓獸皇打了一個眼色,那韓獸皇本來冰冷的表情旋即褪去,沒有開口多話。

只是,韓獸皇雖然忍耐下來了,但卻有人不打算放過丁浩,也不願意等到空間通道開啟,立即便發作了,只見那平垣道的兩個道主寇雲寇風,從古澹仙帝的身旁走出,由寇雲道:“丁道主,我平垣道修真界的道統,完全毀在你的手中,希望丁道主給我們兄弟一個交代!”

“交代?什麼交代?修真界裏面被我滅去地道統多了去了,你要什麼交代?”丁浩眉頭一皺,望著寇雲不屑道。

寇雲臉色一怒,點頭道:“丁道主的飛揚跋扈聞名仙魔界,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,我們平垣宗被你殺地未留下一人,今日在中大陸開啟之前,我們兩兄弟想與丁浩切磋切磋!”

寇雲這麼一說,丁浩不由的正色的望瞭望這平垣道的寇雲寇風兩兄弟,兩人同為九天玄仙之境,看樣子本身的實力在這些玄仙魔王當中也是較為高超的,加上兩兄弟聯手必然會有更大的威力。

注意了一下赤瀾與戰罕的表情,又望了旁邊三仙帝漠然不語的樣子,丁浩不由的心中冷笑不迭。

看樣子這寇雲寇風兩人站出來,似乎不像是衝動而為,應當是仙界三仙帝,無法窺探出自己的真實實力,想要用寇雲寇風兩兄弟探探自己,這樣好在後面中大陸開啟之後另做打算。

從那三仙帝的眼神當中,丁浩便明白三人沒有立即阻止寇雲寇風,必然是做著如此打算。點了點頭,丁浩一臉微笑,道:“我當你們要我如何交代,原本不過是打算與我切磋一下,嘿嘿,你們兩兄弟戰我一個,這種切磋的確有些意思。”

兩人臉皮之厚令丁浩很是欣賞,這麼濃厚明顯的諷刺話語,兩人仿佛根本沒有聽到一般,連眉頭眼珠子都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。

“丁道主,你身為七脈之主,果然是有些氣魄,希望丁道主的境界真如外界傳言一般!”一直沒有講話的寇風,突然開口道,話語一落之後,便與那寇雲走出,緩緩的落向了虛空當中。

便在這個時候,劍仙紅世與血魔列山等人,紛紛從丁浩的背後渡出,由那血魔列山開口道:“宗主,這兩人我們出手即可。”

搖了搖頭,丁浩攔住了幾人,笑著說道:“不必,這兩人只是人家窺視我實力的工具而已,既然他們這麼想知道我的深淺,我便給他們一個機會好了。”

這句話一落下之後,丁浩旋即大步邁出,兩手空空的走向寇雲寇風兩兄弟,臉上帶著微笑,邊走邊說道:“既然是切磋,那還希望兩位手下留情,我從天魔之境進階到魔王之境,還沒有十年的功夫,又是面對兩位聯手,恐怕會有所不及啊!”

寇雲寇風兩人,對於丁浩的開口充耳不聞,只是目光漸漸的平靜下來,眼瞳裏面閃耀著炯炯的神光,凝聚在丁浩的身上,看樣子已經做好了準備。

在丁浩渡步走向寇雲寇風的時候,三方勢力的仙帝魔神,目光全部聚集在了丁浩的身上。如今,丁浩的真正實力,沒有任何一人能夠完全看透,不但是三大仙帝與赤瀾戰罕,就連身為盟友的火獄百變兩人,也想要知道丁浩到底是什麼實力,這樣在後面才能知道自己有幾成把握。

眾仙魔注意場中的時候,寇雲寇風兩人,從口鼻雙瞳兩耳七孔之內,分別溢出了金色銀色的光芒,這金色銀色的光芒溢出之後,慢慢的將兩人籠罩起來,金銀之色摻雜在一起,有著讓人覺得很是怪異的感覺。

“丁浩,這是他們平垣宗的金銀兩極仙陣,金氣無堅不摧破碎身體與萬物,銀氣融化三魂七魄,使得人形神俱滅,你萬萬小心。”百變道陸橫典,眼見著丁浩與那寇雲寇風混合著一起的金銀光芒即將接近,不由的遠遠出言提醒。

含笑朝著陸橫典點了點頭,丁浩夷然不懼的笑著說:“多謝陸前輩關心。”

[ 本帖最後由 seasfantasy 於 2008-8-24 13:19 編輯 ]
正文 第八百九十三章 飛揚跋扈

寇雲寇風兩人,被金銀之光籠罩,已經看不出了相貌。人身體一般大小的金銀氣團,在朝著丁浩逐漸靠近之時,慢慢的越來越多越來越盛。

    晴空之下,這巨大的金銀之光,有著璀璨亮麗的光芒,有著震撼人心的恐怖氣息。寇雲寇風兩人,乃是平垣道的道主,同為九天玄仙之境,本身實力深不可測,兩人合力施展出來的這金銀兩極仙陣,在仙魔界乃是大名鼎鼎的殺陣之一。

    所有的仙魔界眾人,都是凝目注意著空中的景象,似乎想要看看丁浩,到底打算如何化解這金銀兩極仙陣。

    但是,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,丁浩站立在虛空一動不動,既沒有逃離原地,也沒有馭動法寶對敵,只是冷眼注視著金銀光團掩蓋了一切,慢慢的靠近自己。

    百變道陸橫典,眼見著丁浩不退不避,也不出手抵擋,不由的張口,正打算出聲提醒的時候,那天變魔神張了張手,道:“你看無極魔宗那邊,沒有一人為丁浩擔心,反倒是你們這些下界的人,卻有點沉不住氣,。”

    陸橫典一愣,旋即苦笑著搖頭,道:“他們信賴丁浩,已經到了一種盲目的地步,加上不知寇風寇雲的可怕,自然會認為丁浩能夠從容應對。但我來自魔界,本身明白寇雲寇風聯手,仙魔界玄仙與魔王,根本沒有一人能夠對付他們,丁浩進階魔王之境不過區區十來年。我擔心他會有不測。”

    怪異的扭過頭來,天變望了陸橫典一眼。淡淡地說道:“丁浩現在的修為境界與實力,便連我都無法看透,你根本不用多操心!”

    這麼一說,陸橫典愣了愣,隨後深深地看了遠處夷然不懼的丁浩一眼,漠然的點了點頭。便再也沒有多說什麼。

    無極魔宗這邊,無論是馮星然還是列山紅世,都是一副悠閒自在的表情,一點兒沒有為丁浩擔憂的意思。依照他們對於丁浩的理解,丁浩如果沒有確切地把握,斷然不會這麼面對兩人,而是早早便使出一切陰險的方式來了。

    丁浩敢這麼無懼的站著,等候著兩人合力操縱的金銀兩極仙陣前來,便說明只有一個可能——丁浩有著絕對的把握!

    就在無極魔宗眾人的信任之下,其他仙魔界眾人的怪異注視之下。終於,那金銀兩極仙陣猛然一分為二。本來混合在一起的金銀之光乍然分開,突然成了一把巨大剪刀的摸樣,只是兩片刀片分別為金銀兩色,猛然朝著丁浩絞來。

    這把金銀兩色的剪刀,閃耀著璀璨刺目地金銀之光,照耀的整片天空都是一片富麗堂皇地金銀之色。金銀刀片成百丈。這一把剪刀剪來,即使一座山峰怕也會頃刻兩段,如今剪刀襲身之後,丁浩已經處於當中。

    在電光火石之間,眾人察覺到那丁浩所在的方位,還有著遊絲一般的金銀之氣,不知何時起已經將丁浩的周身全部纏繞住了,使得丁浩被那遊絲一般的金銀之氣定在哪兒,仿佛根本無法動彈一般。

    然後那金銀剪刀,兩片金銀刀片猛然合攏。瞬間開始收縮,一道道刺目的金銀之光。在那烈日地照耀之下,閃爍著極其明亮的色彩。

    “不好,丁浩已經先行被金銀玉線纏住,傳說中這金銀玉線乃是寇雲寇風兩人,採集仙魔兩界玉髓晶心,以本命仙力煉製而成,根本無法從金銀玉線裏面掙脫,這下丁浩危險了!”魔界劍魔道道主索劍鋒,突然輕呼一聲道。

    另外一邊,秘獸靈道的道主韓獸皇,不由的冷笑一聲,咧嘴道:“我還以為這丁浩多麼了不起,原本只不過會充充樣子而已,竟然轉眼之間便已經受制於人,實在是愚蠢之極。”

    三仙帝四魔神,並沒有任何的話語,幾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丁浩的身上,或是皺眉思考或是嘴角怪笑,臉色的表情各不相同。

    就在那剪刀合攏,要將丁浩徹底誅殺的時候,丁浩在極遠之處,突然扭頭望瞭望身後秘獸靈道的道主韓獸皇一眼,嘿嘿冷笑了一聲,但卻沒有說什麼話。

    但是,丁浩一個扭頭地動作,卻讓眾人都是吃了一驚。按照那劍魔道的道主索劍鋒所說,這金銀玉線既然已經將丁浩全身糾纏,他應該渾身無法動彈不得才是,可是丁浩剛剛扭頭望向韓獸皇卻沒有一絲一毫地勉強,這讓眾人都是目露驚詫。

    突然,更令眾人驚詫的事情發生了,只見丁浩一直垂下的兩手,猛然張開抬起,在那兩片金銀剪刀落下的時候,兩手一邊一個硬是抓住了金銀刀片,使得迅猛合攏的金銀刀片,硬生生的停止了下來。

    旋即,丁浩冷酷的笑著,左右兩手猛然無限的伸長變大,身軀也是瞬間高若山嶽,成了虛空當中一個巍巍的巨人,巨人兩手攤開,幾畝地一般的巨掌分別抓住那個金銀刀片,左手赤紅色,右手成深紫色,血脈當中有著紫紅色的光芒流轉。

    “啪!”

    丁浩兩手使力,抓著兩個刀片猛然撕扯,兩聲淒厲的慘叫驟然在整個彌天沼澤的虛空響起,伴隨著丁浩一聲轟隆隆雷鳴一般的狂笑。

    崇山峻嶺一般的巨人丁浩,將兩個刀片撕開之後,這把金銀剪刀便被徹底摧毀。虛空當中落下蓬蓬血雨,待到金銀之光消失不見,眾人看到丁浩的身軀眨眼又恢復了正常大小,仿佛剛剛那山嶽一般的巨人,只是自己眼中出現了幻覺一般。

    只是,恢復了原樣的丁浩,兩手當中分別抓住半個寇風寇雲,左手抓住半個身子的寇風寇雲,右手也同樣如此。寇風寇雲被丁浩一撕兩

    肉橫飛當中五臟六腑爆碎。便連元神都是消失不見.

    寂靜,死一般的寂靜!

    所有人都望著那渾身鮮血滴淌。胸口腿上還有寇風寇雲血肉模糊內臟存在,一手抓住兩條不屬於一人大腿地丁浩。

    環顧四周,丁浩一臉冷酷,扔垃圾一般的將兩人地半截屍身扔向那梵天等人的方向,淡淡的說道:“不自量力,平垣宗我滅了。今日我便連平道一併滅了,誰又能拿我如何?”

    此話一出,這邊火獄與天變魔神忽視一眼,同時縱聲狂笑,火獄拍腿興奮之極,揚聲道:“好,好一個丁浩,難怪我們馮家的丫頭,會喜歡上你小子,果然不愧是七脈當中無極魔宗的主人。”

    先前說話的秘獸靈道地道主韓獸皇。眼見丁浩不費吹灰之力,極其殘暴血腥的將寇雲寇風兩人誅殺。當即臉色一白,別頭往了那皺著眉頭的赤瀾與戰罕一眼,但覺心中一涼,開始有些後悔剛剛自己做出的決定與說出口的話了。

    梵天歎息一聲,搖頭道:“沒想到丁道主,竟有如此滔天煞氣。等到中大陸空間通道開啟,希望丁道主勿怪我等以大欺小,因為丁道主的實力,讓我們逼不得已只能不顧身份的對你出手了!”

    古澹仙帝剛剛一手揮動,將那寇雲寇風兩道主的屍身收回了,旁邊平道的幾個大羅金仙,不住的對著古澹仙帝泣聲說苦,要求古澹仙帝為這兩人主持公道。

    在梵天話語一落後,那古澹仙帝便臉色有些難看,對梵天道:“老友。這寇雲寇風兩位道主,乃是受我青雲道邀請才來。讓他們試探丁浩實力地也是聽從我的吩咐,如今既然出了此事,還望等會老友將這丁浩讓我。

    數萬年前,七星君時代地時候,無極魔宗的宗主便是死在我的手中。這一次,我會再次將無極魔宗的宗主誅殺,算是給寇風寇雲兩個兄弟一個交代。”

    古澹仙帝這麼一說,梵天喟歎道:“既是如此,等會便麻煩道友了。”

    丁浩立在遠處,聽著兩個仙帝的話語,不由的微笑著在遠處,向那古仙帝行禮,點頭道:“數萬年前,我們無極魔宗地宗主,和我一樣同為魔王之境的修為。他以七星八極破此招對付你,最終你受傷但是我們那一任的宗主被你誅殺,可是?”

    古澹回了一禮,不失一方仙帝的風範,點頭道:“不錯,當初那一任的無極魔宗的宗主,的確是死在我的手裏。”

    丁浩深深的望著古澹,沉吟了一下,然後開口道:“坦白說,通往中大陸的空間通道,還有半個時辰,才會在這兒出現,七星之力與天地靈氣我們已經灌注到了鬼域大陣之內,不過完全將空間通道打通還需一些時間。

    在此之前,你我之間可否切磋一下,我再次施展同樣地七星八極破,如今我也是魔王之境的修為,你可敢再次接這一招?”

    此話一出,眾人皆驚,一個個都是露出極其驚駭地目光望著丁浩,便連火獄與天變兩人,都是眉頭緊皺,旋即由那天變開口道:“丁浩小哥,你剛剛滅了寇雲寇風,理當休息一番,更何況古澹乃是一方仙帝,此時空間通道還未開啟,犯不著現在與他動手啊!”

    “不錯,這個時候完全沒有必要!”那邊火獄也是急忙道,看樣子有些擔憂。

    “丁浩,果然是個人物,沒想到這一次的七脈,竟然還有這麼一個趣人。呵呵,古兄啊,你不會懼怕這麼一個小輩吧?”另外一邊,天魔道的赤瀾,輕笑一聲之後,出口說道。

    那戰罕魔神,也是一臉怪異的望著丁浩,似乎沒有料到丁浩會出口挑戰古澹。只見那戰罕扼腕而握,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,似乎非常想看丁浩與古澹相鬥。

    丁浩明白,這赤瀾戰罕兩人,肯定恨不得自己與古澹戰個你死我活,這麼以來他們那一方便能夠坐觀虎鬥,還能更為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實力,尋找對付自己的辦法,無論自己與古澹誰輸誰贏誰傷誰死,他們都是獲利者。

    只不過,從逆天魔劍的記憶傳承當中,丁浩再明白了那些往事之後,身為無極魔宗的宗主,丁浩有責任將古澹敗在七星八極破這招之下,來為自己與無極魔宗一雪前恥。

    另一方面,滅掉那寇風寇雲,只是證明自己有著超越魔王之境的實力,要想真正的證明自己乃是一方道主,逆天七脈的掌權者,便必須有著真正堪比仙帝魔神的實力。

    只有這樣,才能夠讓那天變與火獄兩人,完全充分的信賴自己,讓無極魔宗的門人可以在這些魔界人物面前昂首挺胸。並不是說如今火獄與天變兩人,與自己的合作不牢固,只是這個世間,與人合作的話必須有著同等級的分量,才能夠真正的得到他人的真正認同。

    在沒有將實力堪比魔神仙帝前,火獄與天變即使與自己真心合作,但若是自己的實力無法與他們相當,也無法得到他們的真正認同,這一點沒有明顯的實質利益,但卻會在潛移默化中產生影響。

    更何況,血鬼神出現之後,丁浩自信心空前的膨脹,現在想要先拿一個夠分量的人物的血,來為血鬼神祭旗,一試血鬼神威力到底如何。

    “我就接你的七星八極破,看看你到底比上任無極魔宗的宗主,強橫了多少!”古澹淡然道,虛空踏步走出,立在了三方勢力的當中,平靜的望著丁浩。
正文 第八百九十四章 八極巔峰

古澹一出,丁浩當即含笑點頭,環顧四周將眾人的目光後,微笑的臉龐漸漸的生冷。

    倏地,丁浩的身體宛如著火了一般,滾滾黑色魔氣蔓延出來,晴空瞬間被烏雲籠罩,黑壓壓的烏雲襲頂,將彌天沼澤全部籠罩在其中,使得整個彌天沼澤陷入了昏暗當中。

    雙瞳微微一眯,蔓延在丁浩四周的魔氣,瞬間開始不住的凝聚,漸漸的六個磨盤大小的魔球閃現出來。

    六個磨盤大小的圓球,不斷的變化著形狀,其中黑色電光糾纏,里面似乎還有濃烈的水質般的液體存在。

    那邊古澹仙帝,一見丁浩瞬間凝聚出了六個磨盤大小的圓球,不由的眉頭一皺,道︰“看樣子即使加上你自身,也不過是七極破而已,當初你們上任的宗主,也是使用同樣的七極破對付我,指不定今日歷史即將重演了。”

    梵天與淨塵,包括火獄赤瀾四人,遠望著丁浩施展七星八極破,凝結成六個圓球,只是露出驚訝的表情。

    “歷史會不會重演,只有到了最後才能知道,現在談它為時過早了!”丁浩咧嘴一笑,猛然將魔元力催動,只見一直籠罩在鬼域上空的北斗七星的光芒,仿佛突然改變了方向,其中流動著水銀一般的星光灌注而下,眨眼之間便落在了六個魔球之內。

    六個魔球寸寸龜裂,六股恐怖的力道狂暴地在虛空涌現,所有高超的仙魔界眾人。都能夠感應到那六個魔球之內,蘊含著可以毀滅山川湖泊一般地力道。

    轉瞬之間。魔球瞬間一一爆裂開來,虛空當中星力狂暴,六股龐大的星力絞纏在一起,本來就狂暴紊亂的力量,再次增加了數倍,只見虛空當中怪異的力道如龍蛇游走一般。一條條的遍布與虛空當中。

    隨後,虛空當中散落的條條怪異地星力,驟然籠罩在了一起,如一片巨大的黑色烏雲,攜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,猛然向那古澹仙帝罩去,那黑色烏雲所過之處,天空不住的爆射著怪異的色彩,一道道的黝黑縫隙顯露出來。

    黑色烏雲前往古澹仙帝的途中,有三座山峰阻礙著。但是黑色烏雲根本不曾躲避,待到那黑色烏雲與山岳相遇的時候。竟然只是霎時便已經越過了三座山峰,旋即後面的山風一吹,三座山峰灰飛煙滅成了石屑,飄蕩在天地之間。

    梵天與淨塵兩人,眼見著黑色烏雲襲向古澹,但是因為這邊仙界之人。與那古澹相隔的距離不是太遠,這個時候為了害怕這招波及到其他人,兩人當即吩咐,讓其他人迅速地離開,不能再留在原地。

    終于,黑色烏雲猛然罩向了古澹,一時間那片空間之內,六星之力肆虐的摧毀著當中地一切,只是瞬間古澹仙帝的衣衫,已經裂開了幾道縫隙。

    古澹宛如處于風浪尖口。身形在其中不住的晃蕩,周邊的狂亂能夠摧毀世間一切的攻擊。不斷的侵襲著古澹地身體。

    身為施法者的丁浩,眼楮暴睜,死死的盯住古澹,道︰“果然不愧是一方仙帝,竟然直到現在都沒有祭出法寶抵擋,既然如此,我便再加一把火!”

    就在丁浩話語一落,體內龐大的魔元力,慢慢的流轉開來漸漸的形成了利刃一般,驟然落向了那片暴戾的空間之內。一霎那,空間宛如被撕裂一般,急劇的扭曲著,其中山川爆碎,河水蒸發,地面出現了一道道巨大的溝壑,宛如被一個參天巨人使用利刃切割而成一般。

    山川湖泊並存的那片空間,此時除了古澹之外,再也沒有了任何物體,完全成了一片昏暗之色,除此之外連個囫圇地物體都無法看到。

    現在丁浩加上自己的體內地魔元,終于達成了前人施展的七極破,以六星之力合本體之力,施展出七極破之後,那古澹仙帝再難從容對待,不由揮手取出一個九疊的寶塔。

    這寶塔一出,琉璃色的光芒,瞬間便將古澹仙帝籠罩其中,這琉璃光芒薄若蟬翼但卻仿佛世間最為牢固的阻擋,硬是死死的抵御著七極破的肆虐。

    九疊琉璃寶塔,乃是古澹仙帝的本命法寶,從古澹仙帝成為仙帝開始,便一直存在古澹的手中,經過他千錘百煉不住的修煉,使得這寶塔妙用無窮。

    這琉璃光芒將他周身籠罩住之後,那琉璃色的光芒就宛如一個風中搖曳的火苗一般,仿佛隨時都會熄滅,不過雖然看似這琉璃色的防護隨時都會破碎,可就是牢牢的頂住了壓力。

    丁浩表情依然冷酷,宛如一個萬年不變的磐石一般,緊緊的瞪在了古澹的身上。半響,丁浩口中淡淡道︰“好,仙帝之境果然了得,而且看樣子仙帝這萬年進境不凡,數萬年前你抵御這一式,還有些費力,如今竟然一點損傷都沒,不錯!”

    處在暴虐七極破里面的古澹,聞听丁浩此言一言不發,便連眼簾都已經合攏著,似乎打著等丁浩魔元耗盡,然後出手將丁浩誅殺的打算。

    這“七星八極破”一旦施展,若是無法將里面的一切摧毀,便要持久的運轉下去,直到一方死亡或是一方魔元耗盡為止。古澹仙帝深明這個道理,不願意浪費口舌,直等著丁浩率先抵御不住,等到丁浩魔元枯竭的時候,便是丁浩的死期。

    時間飛速的流逝,丁浩與古澹形成針鋒相對的景色。光是這一點,已經讓周邊觀戰的人很是驚詫了,似乎沒有料到丁浩竟然真的能夠與古澹戰成這麼一個局面,即使是天變火獄兩個魔神,也是露出驚詫的表情。

    另外一邊,

    與戰罕兩人。嘴角掛著溫和的笑容,興致勃勃地望的戰斗。還不住地輕聲談論著什麼,似乎在討論誰勝誰負一般。

    梵天與淨塵兩人,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靜,宛如一潭死水,永遠不會產生什麼太多的波動一般。

    半響,突然在那古澹仙帝所在的空間。一團魔元力漸漸的凝聚,黑色魔球出現在哪麼一個空間,不住的綻放出絢麗地色彩,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個黑色魔球慢慢的龜裂。

    于此同時,一股極其龐大的氣息,漸漸的從那片空間開始蔓延出來。那黑色魔球還沒有完全龜裂的時候,那個將古澹籠罩的空間,突然狂暴的更加猛烈恐怖。

    “啪啪”

    兩聲清脆的響聲,只見那古澹仙帝的九疊琉璃寶塔。底部兩疊竟然已經破碎斷裂開來。手持九疊琉璃寶塔地古澹,一臉驚駭的望著丁浩。仿佛首次認識丁浩一般。

    “不好,這定然是七星八極破地極致,八極匯聚之後威力暴增,否則古澹斷然不會出現如此狀況!”淨塵遠望著古澹,不由的突然喝道。

    淨塵話語一落的時候,那梵天仙帝正欲說話。突然看到那古澹仙帝口角溢出兩縷鮮血,胸口跳動的極其猛烈,那繚繞著他全身的琉璃色,也發出“吱吱”的聲響,宛如下一刻就會碎裂一般。

    梵天與淨塵忽視一眼,霎時落向了前方,火獄與天變也是猛然飛掠而出,猛地擋在了淨塵與梵天仙帝地身旁。另外兩個魔神赤瀾與戰罕,表情可怖的望著丁浩,這次是真的被丁浩的實力嚇到了。

    就在大戰一觸即發的時候。在那七星八極破籠罩古澹仙帝的地方,虛空當中傳來了轟隆隆的爆響聲。旋即七條刺目的光芒,在那處範圍內成形,宛如七扇被打開了的門。

    “空間通道,空間通道產生了!”三方當中,所有人都在猛烈的呼喚,為這等候萬年地一刻感覺震顫。

    “啪啪!”兩聲,只見那七星八極破籠罩範圍內的古澹,九疊地寶塔又有兩疊爆碎,而那古澹仙帝,胸口更是鮮血匯聚,額頭上面的青筋爆現,仿佛隨時都會裂體而亡一般。

    至此,所有人都明白,在丁浩七星八極破的威力之下,這古澹仙帝已經是徹底的輸了。現在丁浩到底有著多麼強橫的實力,任何人都是清楚的很,感覺現在的丁浩,便如一座高聳的山峰,壓在了所有人的心頭。

    “戰罕,趁機先誅丁浩,此時不除丁浩,即使到了中大陸我們也難以安生!”便在這個時候,赤瀾魔神突然對戰罕喝道。

    這兩人本來抱著坐山觀虎斗的打算,根本不想插手兩方的爭斗,只等著丁浩與古澹仙帝兩人兩敗俱傷,然後梵天淨塵兩人與火獄天變也是負傷,這樣對他們才會更有利益。

    可是,赤瀾在看到丁浩恐怖的實力之內,當即放棄了坐山觀虎斗的打算,因為其中一只老虎凶猛的太過厲害,如果不趁著兩方相斗的時候將它獵殺,下一刻這只凶魔的老虎便要暴起傷人了。

    赤瀾乃是活了數十萬年的老怪物,對于形勢有著透徹的理解,當機立斷的放棄了坐山觀虎斗的打算,明智的選擇了先行趁機將最強的老虎滅掉。

    戰罕看著那古澹仙帝的模樣,不知為何心中也是一顫,仿佛現在古澹的模樣便會是下一刻自己的下場一般,听赤瀾這麼一說,戰罕明白赤瀾的判斷斷然不會有誤,沒有絲毫的猶豫,當即與那赤瀾一起,便向丁浩飛掠而去。

    天變與火獄兩人,本來飛出乃是阻止梵天與淨塵,此時一見赤瀾與戰罕的動作,立即就想要退開,哪兒知道此時梵天與淨塵忽視一眼,竟然反被為主,反倒是將他們給攔了下來。

    丁浩傲立虛空,雙瞳暴睜依舊是死死的盯住了古澹,看著古澹如今的摸樣,丁浩臉上展露出痛快之極的神采。不過,待到那赤瀾與戰罕兩人,朝著這邊飛掠而來的時候,丁浩突然神情一松,那片暴戾不堪的空間,猛然恢復了正常。

    只有那古澹仙帝的身子,在那虛空顫了顫,仿佛有些不穩,看那身體上的血跡,眾人便知道現在的古澹,必然是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   倏地,丁浩轉過頭來,冷厲的目光直視著飛掠而來的赤瀾與戰罕,獰笑道︰“兩位意欲如何?”

    丁浩突然放手,沒有堅持著將古澹誅殺,這讓飛掠而來的赤瀾與戰罕兩人有些驚詫。只見那赤瀾一臉訕訕的尷尬笑容,而戰罕則是神情自然,停留在哪兒一動不動。

    赤瀾干笑了兩聲之後,朝著戰罕打了個眼色,兩人竟然又按原路返回,不吭一聲的回到了原本的所在,但目光已經是死死的盯在丁浩的身上。

    聳了聳肩膀,丁浩若無其事的說道︰“既然想要出手對付我,為何又中途返回呢?難道我不與古澹相斗,你們便不敢出手嗎?呵呵,沒想到你們竟會怕我,哈哈,哈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   丁浩先是溫和的對兩人話語,只是到了後來,卻變成了丁浩得意的縱聲狂笑,聲音震顫的整個彌天沼澤,都仿佛是在不斷的顫抖著。

    如今血鬼神出世,依照著血鬼神的力量,丁浩終于可以完全的施展出七星八極破,將這一招達到前人無法想象的巔峰之境,事實證明有了八極破,即使是仙帝的境界也是一樣無法抵御。

[ 本帖最後由 seasfantasy 於 2008-8-25 10:32 編輯 ]
正文 第八百九十五章 七條通道
古澹神色黯然,胸口與嘴角的血跡沒有擦拭,只是目光丁浩,道︰“怎麼可能,為何你沒有借助與最後一星的星力,便能夠施展出八極破?”

    古澹這麼一說,其他幾人也是疑惑的望向丁浩,似乎同樣有些不解。先前六星之力,從虛空灌注在魔球之上,這才合本體之力形成了七極破,後來最終八極破成形,但是最後一星之力,卻沒有從高空灌注下來,這才造成古澹大意之下,瞬間便被擊傷。

    聳了聳肩膀,丁浩神色輕松道︰“先前在鬼域里面,那七星之力灌注在鬼域大陣里面,我本體吸納了眾多的星力,有一星之力留在我的體內,始終未曾煉化,便是為了施展這一招的時候,能夠收到出奇制勝的效果,事實證明我做到了。”

    眾人听丁浩這麼一解釋,聯想起先前在那鬼域的時候,沒有任何人能夠窺探出鬼域里面的動靜,因此在那鬼域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,眾人都是一無所知,現在丁浩這麼一說,眾人才明白原來幾人之所以在里面快速的進階,乃是因為吸納了龐大靈氣星力的緣故。

    梵天與淨塵兩人,在丁浩解說的時候,倏地便從天變火獄面前消失,眨眼間便出現在了古澹仙帝的左右兩側,看樣子是打算庇護古澹仙帝的周全了。

    撇嘴冷笑,丁浩望著古澹道︰“歷史沒有重演,若非當年那一任的宗主。只能施展出七極破,早在數萬年前你便已經身死。嘿嘿。仙帝境界實力地確高超,但是不要以為我們無極魔宗,便拿你們沒有辦法。”

    丁浩這麼一說,古澹深深的看了丁浩一眼,先是露出極其惱怒地表情,旋即搖頭低嘆一聲。神色黯然的隨著梵天淨塵兩人,落向了那些仙界之人所在的區域。

    此時,在原本丁浩以七星八極破籠罩古澹的空間,七扇門一般的刺目光團涌現,閃耀著讓人眼眸無法直視的光芒,不知道那光團地後面,到底有著什麼。

    所有人的目光,強忍著刺目的光芒,依舊是牢牢的盯在了這七團光芒之上,一個個神色各異。許多人喘息都是劇烈了許多,手中的法寶攥緊。仿佛隨時都會听從掌權者的命令,直接沖向這七個光團之上。

    “丁老弟,這七團刺目的光壞,真的便是通往中大陸的空間通道?”這個時候,那天變魔神來到丁浩的身旁,出口詢問丁浩道。

    天變一句話張口。沒有刻意地壓抑自己的聲音高低,所有仙魔界修真界地眾人,目光全部落在了丁浩的身上,一個個神色各異。

    微微一笑,丁浩含笑點頭,道︰“不錯,的確是通往中大陸的空間通道,但是真正的通道只有一條而已,其他六條只不過是死亡之路,任何人進入其中之後。便會在浩瀚的星辰當中漂泊,直到有一天身體內地仙魔靈氣耗盡而死。”

    此話一出。眾人皆是大吃一驚,全部臉色一變,愕然的望了望丁浩正容的表情,又看了看那刺目的七扇門行一般的光壞,本來打散隨時動身的身子也是猛然僵硬了下來。

    三大仙帝包括那赤瀾戰罕兩個魔神,都是眉頭緊皺,一個個或是用心推算或是以神感應,似乎打算在七條通道當中,找尋出一條通往中大陸的正確通道。

    “這可如何是好?”火獄輕聲呼叫了一聲,望了望丁浩,低聲詢問道。

    扯了扯嘴角,丁浩露出一副愁眉不展的表情,朝著火獄與百變兩人搖了搖,嘆息道︰“只有找尋到這條空間通道才行,否則從其他地方經過,只有一條死路而已。而且這空間通道開啟的時間有限,若是錯過了時間,以後將再也無法進入中大陸。”

    此話一出,不但是火獄與百變兩人,其他一些聞听此言的仙魔眾人,也都是露出了驚詫之極地表情,一個個神情緊張,彼此之間面面相覷,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    在丁浩從容話語之間,這邊無極魔宗的眾魔,慢慢地聚集到了丁浩的身旁。那些各大陸無極魔宗的弟子,眼見丁浩竟然連神話一般人物的古擊傷,如今早已經把丁浩當成了自己心目中的神。

    連那綠袍火雲一些魔境高手,整個人的氣勢都為之一變,再也不像剛剛那般有些拘謹不安了。自己這邊有了如此可怕的一名魔神級別的高手存在,眾人對于其他幾方再沒有人了任何的懼怕,氣勢再也不被壓制,展露出一直以來無懼任何的凶煞之氣。

    “怎麼回事?”馮星然走到易曼彤的身旁,扯了扯易曼彤的衣袖,低聲的詢問道。

    苦笑著搖了搖頭,易曼彤張口道︰“剛剛在鬼域里面,到底發生了什麼連我都不太清楚,反正咱們的夫君肯定是搞了鬼,至于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恐怕只有他心中最清楚,但這個時候並不是我們追問的時候!”

    易曼彤這麼一說,馮星然看了丁浩一眼,發覺丁浩一臉愁眉苦臉,不由的“噗嗤”一聲輕笑,低低嬌嗔道︰“又在裝神弄鬼!”

    三仙帝四魔神,包括丁浩在內,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,從外表看來沒有任何一人露出焦急的神色,但是誰都清楚,這個時候的三仙帝四魔神,全部使用大法力窺探空間通道的時候。

    只見那空間通道所在的地方,空間如投入了一粒石塊的水面,蕩起了層層的漣漪。一股股龐大莫名的氣息,牢牢的鎖住哪兒,七條刺目的光團,不住的四處飄蕩,那空間扭曲一般連連變幻著模樣。

    這幾股刺目的光團當中,所散發的恐怖氣息,使得那些修真者都是無法將身子繼續在虛空

    |龐大的壓力,體內地真元紊亂不堪。跌落下來。

    依舊還停留在虛空當中的,只有到達了仙魔境界地強者,可就連一些大羅金仙與天魔之境以下的高手,也在龐大壓力之下有些狼狽,額頭當中隱隱有著汗跡閃現。

    梵天仙帝兩手依舊是不住的結印,一個個絢麗的印記。在他掌心之內乍現乍逝。古仙帝不知何時起,手中多了一個玉牌,他捏著那個玉牌不住的在其中劃著什麼。淨塵閉目懸浮虛空,從右手溢出一團白氣,不住的在七個刺目地光壞處飄蕩。

    赤瀾右手食指咬破,一滴鮮血化為一道紅光消失在一閃門內,戰魂表情猙獰,口中念叨著莫名的咒語,百變面前的空間出現一個水中倒影般的奇特景象,里面景象倒影著虛空七個刺目光壞。火獄身下出現一個火焰蓮花的法台,那法台燃燒著熊熊烈火。帶著火獄不住的旋轉著。

    丁浩神識冷漠,不知何時起將逆天魔劍攥在手里,左手中指食指並攏,似乎專心的擦拭逆天魔劍上面的灰塵一般,關于周圍的事情不理不問。

    半響,梵天率先深吸了一口氣。就在梵天一口氣吸入胸膛的時候。只見那虛空處地一個光團仿佛受著大力的扯動,竟然慢慢地朝著梵天移動起來。于此同時,其它六個刺目的光團,也是同時動了起來,分別朝著古淨塵赤瀾戰罕火獄天變六人移動。

    只是眨眼之間,六個刺目的巨大光團,分別在三個仙帝四個魔神之間懸浮著,依舊是閃耀著令人不可正視的光芒。

    這個時候,丁浩咧嘴一笑,在幾人的身上看了一眼。啞然失笑道︰“看樣子大家的判斷都不準確啊!七個人選擇了七個通道,竟然沒有發生爭搶。真是有趣!”

    此話一出,眾人皆是心中一震,細想一下感覺七人判斷都不一致地時候,立即覺得有些詭異,依照七人的修為與境界,按照道理不應該會出現如此狀況。

    大手一指,丁浩目光聚在火獄魔神面前的刺目光團上,笑著道︰“我們從這個進,賭上一賭。”

    話語一落,丁浩走向這個刺目的光團,看了眾人一眼之後,朝著毒魔王亦寒等人點了點頭。王亦寒不知丁浩何意,不過在看到了丁浩的示意之後,不由的帶著無極魔宗的眾人,開始往這邊趕來。

    火獄臉色一喜,不由的呼道︰“所有煉獄魔道的人,都從這兒進入空間通道。”天變魔神也放棄了以大法力控制自己面前的空間通道,在那火獄話語一落之際,不由地也是吩咐百變道的人進入其中。

    “不好,這肯定是丁浩故意搞鬼,否則斷然不會出現我們判斷完全不一致地情況,這只能說明我們所有人都是錯的!”那邊淨塵一愣,旋即輕呼出聲。

    便在淨塵話語一落之時,另外一邊的赤瀾與戰罕兩人,已經沒有廢話帶人朝著這邊飛掠而來了。淨塵一愣之後,向著梵天與古澹兩人點了點頭,瞬間便飛掠而來,和赤瀾戰罕一樣,打算搶佔這個空間通道。

    這三仙帝兩魔神,帶著眾多的仙魔眾人,朝著這兒飛掠而來,速度極為的快捷。那些修真界的勢力,都是依附于無極魔宗,剛剛在魔神仙帝的恐怖氣勢的壓抑之下,已經都從虛空跌落,連腿都是無法伸直,自然速度快不到哪兒了。

    待到丁浩帶著王亦寒等人,還沒有趕到這兒的時候,那其他兩方勢力的高手,竟已經先行一步,與那火獄天變等人針鋒相對了。

    到了這個時候,因為空間通道開啟,才真正的算進入最後一步。幾個仙帝魔神,也是再沒遮遮掩掩,那淨塵擋住了火獄,這邊赤瀾攔住了天變,梵天古澹兩人並沒有立下殺手,反倒是由那古澹站立在戰罕的身旁,由梵天將那空間通道處揮了揮手,使得那條空間通道開始向梵天等人所在的方向移去。

    丁浩臉色冷靜,發覺到如此形勢之後,不由的讓那些沖過來的修真者在虛空駐留。只是帶著無極魔宗飄渺閣的一些仙魔境界的高手趕來,到了這兒以後也沒有立即打算立即離開戰圈,而是先與火獄天變兩人的勢力匯聚。

    由丁浩開道,周邊有著身外化身連帶紅世列山幾個九天玄仙,若是比數量的話這股勢力不是太多,但是如果比較高手的實力的話,一個丁浩加上六個玄仙魔王和丁浩的身外化身,足可使得任何人讓道。

    沒有花費太多的力量,也沒有遇到太過激烈的阻擾,丁浩帶著一行人匯聚到了火獄與天變兩人的身邊。只是這個時候,這個空間通道已經不在原地,而是慢慢的飛向了那梵天所在的方向。

    “沙黎,你進去探探虛實!”那梵天話語之間,出口對身旁的一個神宵道的羅天上仙說道。

    那個名叫沙黎的羅天上仙,听從了梵天仙帝的吩咐,沒有多說一句話,立即從側面飛身沖向那空間通道。

    這個時候,本來劍拔弩張的眾人,紛紛停了下來,眼楮全部盯向了這個人的身上,想要看看那沙黎到底能不能夠探出這個空間通道的真假。

    這個通道是丁浩指出的,只是很多人不相信丁浩,加上先前他們的推算出錯,他們自己也無法肯定這個空間通道的真假性,所以才必須以這沙黎的性命測測這個空間通道的真假。

    丁浩嘴角勾起微笑,眼眸也是落向空間通道處,讓人猜不出他心中到底想些什麼。
正文 第八百九十六章 無極魔道(大結局)
羅金仙沙黎,身子一晃,便隱匿進了空間通道里面。仙魔界眾人,慢慢的朝著那空間通道匯聚,一個個屏息凝神,目光死死的落在那空間通道處。

    丁浩率領著這無極魔宗的眾人,並沒有急著接近那空間通道,反倒是有些落在後方。揮了揮手,丁浩制止自己這邊人的沖動,凝重道︰“一會兒,全部看我的動作眼神行事,不得冒然行動。”

    丁浩這麼凝重的說出此話,眾人都是頷首點頭,一個個默默地握緊了手中的法寶,隨時打算依照著丁浩的命令,或是沖入空間縫隙,或是殺向那些周邊的仙魔敵人。

    倏地,那落進了空間通道的沙黎,猛然在其中顯露出身形,一臉狂喜的結結巴巴道︰“帝……帝君,里面是中大陸,那里才是真正的仙境樂土啊!”

    此話一出,本來劍拔弩張的三方仙魔眾人,所有人都是露出狂喜之極的表情,丁浩甚至能夠听到,這些心境修煉到了古井無波的眾仙魔急劇的心跳聲。

    “沖!”

    這一字不知出自誰的口中,反正一個“沖”字響徹整個彌天沼澤之後,三方仙魔眾人,都是毫不顧忌的開始飛掠向那個空間通道。

    一時間,天空當中的人影宛如蝗蟲,一個個急速的風馳電掣,目標直指那個巨大的空間通道。只是空間通道雖大,但能夠容納人形的面積還是有限,眾人飛掠而來。在中途當中便已經相遇,頃刻之間就已經戰在了一起。

    如今三方勢力。彼此之間都是心存敵意,這麼一個關系到所有人生死地空間通道出現,沒有人再能夠保持心境的平和,全部直掠空間通道而去,中途立即混戰看來,只要不是自己人。都是出手攻擊,想要讓別人落在自己地身後。

    本來丁浩這邊,那些仙魔之人也都是目現狂喜的光芒,已經打算加入爭斗了,卻被丁浩給揮手攔住。眾人早先便听到了丁浩的吩咐,這時看到丁浩出手阻攔,都是不由的露出驚詫的表情,不過卻沒有任何人違背丁浩的命令,一個個駐留在原地不動。

    待到那三方勢力交戰在一起,梵天與火獄還有赤瀾三人。不住地開始憑仗著自己的大法力,想要將那空間通道往自己這邊所處的方位扯動。這三人分屬三方勢力,那空間通道不斷的在虛空變化著位置,速度竟然是極為的快捷,使得那些即使趕到空間通道這邊的人,也無法立即保證安全無礙的落入其中。

    這麼以來,三方勢力大戰更為凶猛。三個仙帝之間的爭斗也是極其的凶險,雖然沒有真正的交鋒,但是三人依仗著大法力催動空間通道,是能夠頃刻之間改變整個局勢地關鍵,都是使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力,造成那虛空光華激射,宛如成千上萬地煙花爆竹同放一般的絢麗。

    “丁老弟,煩請助我一臂之力!”天變魔神如今面對淨塵仙帝,兩人都是處在最前列,想要憑仗著自己的庇護。將自己那邊的仙魔眾人,送入到空間通道處。戰罕攔住了已經負傷的古澹仙帝。古先前已經在丁浩的手中受傷,此時對上戰罕有些不敵,使得戰罕那邊地魔界眾人,漸漸的開始佔據了上風。

    “來了!”丁浩微微一笑,朝著身後的眾人點了點頭,旋即一行無極魔宗與飄渺閣的凶魔,慢慢的沖了過來,立即與天變火獄這邊的魔界眾人合攏。

    丁浩這邊的眾魔一來,當即與那些混在一起的仙魔眾人交戰了起來,只有丁浩落定之後,手持著逆天魔劍閉目,一股浩瀚無際的龐大邪惡氣息,漸漸的從丁浩地身體之內逸出。

    這個時候,只見那方向不斷變化的空間通道,突然之間在虛空一個凝滯,隨後倏地一起,眨眼間便飛向了火獄魔神所在地方位。丁浩嘴角掛著陰毒的笑容,手中的逆天魔劍一揚,七星之力瞬間從逆天魔劍之內灌注到那空間通道周邊。

    只見那落向了火獄身旁的空間通道,頃刻之間便停止了繼續的飄蕩,任憑那梵天仙帝與赤瀾魔神如何使力,都無法將那空間通道移動分毫。

    “丁老弟,有你的,哈哈!”火獄仰天長嘯,得意的狂笑一聲後,便處在那空間通道的旁邊,大吼道︰“所有煉獄魔道之人,立即進入其中。”

    可是,就是火獄話語一落,那些煉獄魔道的人,還沒有來得及飛掠向空間通道的時候,剛剛無法撼動空間通道的梵天與赤瀾兩人,眨眼便落在了空間通道的兩側。梵天擋住了火獄,赤瀾一人左手揮舞,五柄黝黑的魔光凝聚而成的天魔刀閃現,使得趕來想要進入空間通道的煉獄魔道人瞬間身死兩人,其他一些人紛紛暴退。

    此時此刻,梵天與赤瀾兩方的高手,開始同時往那空間通道的所在涌去。中途當中一個個使足了勁想要沖破丁浩與火獄百變這邊的防御。

    劍仙紅世一人一劍,將那神宵道的怒仙方冕攔下,邪心道道主謝天邪擋住了刑芒,秘獸靈道的韓獸皇被血魔列山阻礙住,其他一些玄仙魔王也是各種有了自己的對手。

    因為空間通道出現在火獄這邊,這便使得梵天與赤瀾兩邊,有些默契的全部攻向丁浩與百變這方。梵天與赤瀾這邊,九天玄仙與魔王之境的高手不下于十五個,若非丁浩這邊突然進階了列山毒魔冷存宇等人,這次一波的攻擊恐怕都難以抵擋。

    但是,即使如此,丁浩這邊也是抵御的很是艱難,好在丁浩一人手持青冥鼎,竟然硬是將那古澹與戰罕兩人全部攔了下來,那青冥鼎漫天青光濃厲之極,有著極其邪惡可怕的力量。如今在丁浩地手中更是威力無窮。

    古澹先前已經重傷,現在面對丁浩本就不行。戰罕魔神手持一個分水叉,宛如一個遠古野人一般的彪悍,可惜丁浩現在借助了血鬼神之力以後,本身地實力之高早非昔比,七條血鬼神仿佛丁浩手臂的延伸一般,不住的從丁浩的身體任何一處竄出。仿佛多了七個任何施展使力的手臂一般,丁浩以一抵住古澹戰罕兩人,竟然牢牢的佔據了一個方位,使得古澹與戰罕兩人,就是無法帶領他們身後地仙魔眾人,沖破丁浩的防御力。

    便在這個時候,突然,那本來巨大的空間通道,開始慢慢的收縮起來,注意著那空間通道的仙帝魔神。都是同一時刻感受到了空間通道的變化,當即心中焦急。

    “殺。不必再存慈悲之心了!

    毀了半邊的九疊琉璃寶塔,與丁浩的青冥鼎撞了一下人蹌踉著暴退,抽空望著那梵天與淨塵道。

    梵天微微嘆息一聲,遠遠朝著淨塵古澹點了點頭,道︰“事到如今。我們也只能如此對待了。”

    話語一落,那梵天與淨塵兩人,分別棄下了手中的對手火獄與天變,頃刻之間落向了古澹仙帝的身旁。這個時候,梵天手中抽出了一把蘊含了生機勃勃氣息地綠色飛劍,淨塵手中拿了一個玉質的盒子,與古成三角陣型,如一個無堅不摧地利器,直向著那空間通道處沖來。

    旁邊的天變先行抵擋,連本命法寶“閥體柱”一並取出。只見天變成了一個山岳巨人,兩手扛著一個巨大的閃耀著土色光芒的大柱子。便向三人的陣法尖利處轟擊,一時間整個彌天沼澤昏天暗地,狂亂的氣息吹拂地下方的修真者東倒西歪,那些劇烈的颶風都是由天變揮動擎天巨柱引起的,連風雲都為之變色。

    只不過,如此震顫山河的狂猛攻擊,卻在三人的陣法之前,由三人合力打出的劍盒子寶塔瞬間擊潰,造成天變仰天吐血,身子瞬間恢復了原樣。

    這個時候,三大仙帝組成的驚天動地的大陣,越過了天變,開始向那戰罕所在的方向飛掠而去。遠在空間通道處地赤瀾魔神,瞬間飛掠到戰罕的身側,竟又聯合戰罕打算阻攔這三大仙帝。

    便連那火獄都是從遠處追來,身下地烈火蓮花般的法台熊熊燃燒的火焰,仿佛形成一個一個巨大的火海,似乎欲把整個彌天沼澤焚燒一空。

    這邊三大魔神阻攔三大仙帝,下面一些仙魔界的眾人,也是戰在了一起,劍仙紅世化身為七彩妖劍,這一會兒的功夫竟然已經重傷了那怒仙方冕。那邪心道的謝天邪與秘獸靈道的韓獸皇,突然瞬間聯手,本來試圖誅殺血魔列山,可惜被後面的玄天真人冷存宇擋住,兩人猛然飛退,合兩人之力竟然將猝不及防的刑芒誅殺。

    但是刑芒雖然身死,打出的天戮神芒卻將謝天邪擊中,連帶著還傷了那太一道的圖崆。三大仙帝對付三大魔神,不過下面卻是亂成一團,三方的勢力因為先前的混戰,這個時候,依然是未曾分開。

    此時,丁浩並沒有插手對付三大仙帝,反倒是凝神注意著門下魔境高手的爭斗。但現在混亂一片,即使以丁浩的實力,也無法兼顧所有。

    一會兒的功夫,丁浩先是庇護住幽冥魔教的三姬,旋即幫了毒魔一把,隨後又用一個黑色罡罩,將那胡碩仇琦菱兩人的攻擊擋住。可是火雲尊者已經重傷,連勻澗直接被人將肉身都毀去,好在被丁浩及時的將元神捉到了,不過兩個剛剛進境魔境的無極魔宗說不出姓名的老者,包括綠袍老祖飄渺閣的易靜柔都被殺的連元神都被毀去,徹底的消失與天地之間。

    “走,跟我們進入中大陸!”突然梵天一聲清越的聲響,傳遍了整個彌天沼澤,三股龐大的氣息,徐徐的向著這邊覆蓋而來。

    丁浩凝神一看,發覺到不知何時起,那火獄赤瀾戰罕三人聯手,沒有能夠阻止三大仙帝,硬是被三大仙帝逼迫的狼狽不堪,身體上都是隱隱有了傷勢出現。

    想來也是,三大仙帝之所以能夠佔據上風,完全是因為三個仙帝數十萬年一直團結。彼此之間早早便深研出了三個仙帝合力的妙陣,合三個仙帝之力組成地大陣。又是演練了數萬年,豈是心懷異心沒有任何默契的三個魔神能夠比擬地。

    一直以來,魔界有著四大魔神,但卻一直無法在仙魔大戰的時候佔據上風,還被三大仙帝死死的壓制住,都是因為魔界四個魔神都是心高氣傲彼此之間永遠不會真正合作。這才會被三大仙帝一直壓制住,現在看來情形如今依然如此。

    若是魔界四大魔神,能夠真心合作演練出一套合擊的陣法,想必這魔界的勢力早就已經能夠橫掃仙界了。可惜,因為魔界這邊不夠團結,現在歷史又是繼續重演。三大仙帝,加上一個負傷的古澹,都能夠倚靠著演練萬年地大陣,將三大魔神逼迫的狼狽不堪。

    旋即三大仙帝聯手,三股龐大的仙力壓來。站立在後側方向,不斷的庇護著無極魔宗的丁浩。當即感覺到了三大仙帝這三股龐大壓力的作用了。

    他們是要將這邊阻攔仙界之人的無極魔宗與魔界之人全部毀去,這邊丁浩與天變望了一眼,同時將體內龐大的魔元力凝聚,眾仙魔感覺到虛空當中五股無比龐大的氣息互撞,如山岳被巨人拿著轟擊胸口,丁浩身子巨顫。嘴角溢出了兩僂血痕,已經負傷了。

    那天變更是不堪,剛剛已經負傷,現在面對著以特殊陣法催動的巨擊,鮮血如利劍一般。有三股分別從口胸腹噴出,明顯也是被傷。

    “走,沖入中大陸!”這個時候,梵天再次輕喝一聲。

    這個時候,受著梵天三人氣勢地壓迫,這邊魔界眾人都是一時呆愣。那些數百人仙界之人。氣勢如虹的飛掠而下,轉瞬之間便落定在了梵天三人地旁邊。

    “哈哈。各位後會有期,若是你們能夠進入中大陸,可以再行找我等算賬!”古澹得意的大笑一聲,話語一落,便揮手讓開通道,使得仙界眾人蜂擁落入了空間通道處。

    在那古澹話語一落,三大仙帝陣法依舊威力無邊,將那沖過來的火獄赤瀾戰罕擋住,給那些仙界之人騰出了空間,使得他們終于全部落向了空間縫隙。

    梵天微微一笑,朝著幾人行了一禮,道︰“你們魔界之人,永遠都無法知曉團結兩字的威力,你們明明知道我們三人組成的陣法,可以使得我們三人的實力暴增,卻一直不能仿照我們演練四魔神陣法,現在有如此局面,還是因為你們魔界眾人各懷異心。”

    話語一落,梵天朝著古澹淨塵兩人望了一眼,旋即長笑著落入了空間通道之內。

    在這三人身形消失其中之後,那空間通道還在慢慢地收緊,如今只能堪堪容納兩人進入了,比剛剛可以六人並行已經小了太多,眼看著馬上便會完全合攏了。

    “走,沖進去!”赤瀾與戰罕兩人忽視一眼,猛然暴喝一聲,帶著他們那一方的魔界之人,迅猛的開始沖向了空間通道,火獄與天變同樣吩咐了下面的人,也是向那空間通道沖去,兩方勢力再次戰在了一起,先前梵天所說他們

    團結的話語,早已再次被拋棄到了腦後。

    兩邊一戰,丁浩這邊無極魔宗的眾人,原本也打算沖入其中,卻被丁浩出手阻止。尤其是那易曼彤在父母雙亡之後,更是發了瘋似的想要沖入其中,將那邪心道秘獸靈道的兩人誅殺,只不過卻被丁浩的身外化身給硬生生的拖住了。

    這個時候,赤瀾與火獄兩邊地人,急速的往空間通道沖去,彼此之間還是不斷地爭斗。那空間通道漸漸的收縮合攏,在兩百多個魔界之人消失與空間通道之內的時候,那空間通道合攏的只能夠側身而過了。

    突然,赤瀾與火獄這邊,再也沒有人繼續廝殺,不顧一切的試圖擠入其中,有些人並攏堵在空間通道處,無法擠入其中的話,會被後面的魔界眾人毫不猶豫的斬成兩截,不管是不是自己的朋友親人,為了自己最後的機會,他們都是沒有任何的猶豫動手。

    丁浩動身,帶著無極魔宗的眾人,開始迅速的趕向那個空間通道出,看樣子也是打算抓住這最後地一個機會。

    “哈哈。丁浩,來不及了!”赤瀾狂笑一聲。他作為那邊的最後一人隱匿其中。便在丁浩到來之時,那火獄與天變兩人看了看那空間通道處,他們那邊一些人迅速地隱匿其中,不由得同時朝著丁浩出手,將丁浩連帶著紅世等人全部擋住。

    “抱歉,我必須要讓我們的人先行通過!”天變魔神無奈的說道。那邊火獄也是一臉的羞愧,不過出手之間卻火焰遍天,將那丁浩等人路途當中的通道徹底鎖住,使得丁浩這邊的眾魔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煉獄魔道與百變道的弟子,一個個的落入空間縫隙處。

    “卑鄙,沒想到你們竟然做出這種背信棄義的事情,你們將會不得好死!”易曼彤恨然的望著兩人,怒聲呵斥道。

    丁浩卻是一臉森冷的微笑,望著兩人卻不說話。揮了揮手,示意眾人不要做無謂的舉動。眼睜睜的看著那火獄天變兩人,攔住無極魔宗的高手讓他們的人一個個通行,直到最後火獄進入之後,那天變身子收縮,化為一條蛇形般地長條從空間通道處消失。

    至此,所有仙魔界的眾人。竟然全部落入了中大陸地,空間通道也已經合攏。反而天七脈與無極魔宗的眾魔,卻沒有一人能夠進入其中。

    一股無比委屈無奈頹然的氣息,瞬間充斥了整個彌天沼澤,所有無極魔宗包括天玄大陸殛天七脈,亦或者依附與無極魔宗的道魔眾人,全部都是生出了這股無奈恨然,自己做了數百年的布置,最終反倒全部便宜了旁人,這讓眾人感覺極度的苦澀與絕望。

    痛苦。無奈,苦澀。絕望,這些情緒蔓延到整個彌天沼澤之上。沒有天地靈氣就意味著這些人地修行之路走到了盡頭,無法再次更進一步,只能夠等候著死亡的降臨。

    便在這個時候,丁浩昂頭瘋狂的大笑,七條血鬼神繚繞著丁浩滿空飛舞,瘋狂的笑聲響徹了整個彌天沼澤。

    “哈哈,成功了,我成功了!”瘋狂大笑著,一臉的瘋狂,整個彌天沼澤仿佛都在被笑聲震顫。

    彌天沼澤內,密密麻麻匯聚了所有的道魔修真者,全部一臉訝然驚駭的望著丁浩,似乎覺得丁浩受不了打擊,已經是徹底的瘋了。

    “臭小子,到底怎麼回事?”紅世皺著眉頭,望著丁浩詢問道。

    “所有人都想進入中大陸,可惜中大陸只不過是一個死牢而已,所有進入中大陸者,無論仙帝魔神都只有死路一條,等著被我丁浩一人煉化。”丁浩望了劍仙紅世一眼,然後聲音高昂道︰“所謂的中大陸,乃是一個驚天騙局,中大陸的確存在,而且和剛剛海市蜃樓內地景色一模一樣,乃是人間仙境。可惜這中大陸,早已被我動過手腳,我們前人運籌了這麼多,耗盡了一切提出了一個設想,便是將無極魔功催化到極致,施展出無極魔道!”

    仰天大笑著,丁浩張口繼續道︰“無極魔道若要施展,必須血鬼王進化成神,七星八極破施展極致,加殛天七寶合鬼域七星之力,借北斗七星星力來扭轉乾坤。這麼以來,整個中大陸便是另外一個巨大的七嬰嗜魂陣,我以血鬼神殛天七寶七星之力催動,便可以將里面所有仙魔眾人全部吞噬,在吞噬地過程當中,一直存于中大陸的天地靈氣,會逆轉重回四大陸與仙魔界,以後四大陸與仙魔界貫通,將會如遠古時期一般布滿天地靈氣。

    而我,則會將三大仙帝四大魔神,連帶著里面的九天玄仙魔神所有的仙魔眾人的仙魔元力,連帶著仙帝魔神的數十萬年的神識記憶吸收,加上先前血鬼王已經得到了七寶里面七脈的記憶傳承境界更進一步。

    我丁浩可以通過這一式無極魔道,達到所有前人連殛天七古神都無法達到的境界,徹底打破仙帝與魔神之後無法進階的桎梏,進入無人能夠知曉的境界,將天地萬物都籠罩在我的掌控當中。

    他們拼死想要進入的中大陸,根本就是為了滿足我們,而設下的一個死地而已。等我吸納了他們的一切出關之後,便會進入傳說中無人能夠到達的另外一個境界,能夠重新開闢空間,通過空間通道尋找到更多適合我們修煉的場所,整個浩瀚星辰有一日會全部成為我們無極魔宗的一切。”

    瘋狂大笑當中,七條血鬼神“吱吱”怪叫一聲,易曼彤等人手中的天七寶,猛然從他們的體內飛出,被七條血鬼神帶到鬼域當中,丁浩交代了一番之後,同樣飛入鬼域七個小島底部。

    旋即七星之力重新灌注下來,整個鬼域徹底籠罩在了一片星雲當中,所有修真界的修真者,突然感覺到消失不見的天地靈氣,竟然一點點的開始在各個大陸出現。

    而丁浩,則是帶著血鬼神殛天七寶,施展無極魔道,以中大陸所有的仙魔眾人的仙魔元力,來成全他的滔天野心,一舉突破仙帝魔神包括七古神都無法到達的玄秘境界。

    至此,整個鬼域終年震顫不斷,整個天玄大陸內靈氣漸漸的由少變多,丁浩處于鬼域當中運轉無極魔道,無極魔宗徹底掌控了整個天玄大陸,世間再無一人能夠撼動丁浩的地位。
正文 完結語

    一年多了,各位兄弟姐妹陪著小逆,終於走到本書結束這本無極魔道,各位兄弟姐妹應該也對於小逆有些瞭解了,多餘的客套話小逆也不想多說了,先說聲「謝謝」吧。

    小逆本身喜歡寫書,在寫書的過程當中會通過一些情節,首先滿足自己的一些不切實際的幻象,無極魔道這本書是小逆第一本書,從中得到了許多樂趣,也得到了許多書友的誠摯鼓勵與信任,再說一聲「謝謝」。

    如今,老書結束,小逆的新書【大魔王】也已經開始上傳(上面有直通),我想跟著小逆將無極魔道走完的兄弟姐妹,定然首先認同了這本書,然後肯定也認同了小逆這個人。

    新書風格雖然有些變化,但是小逆的人品與穩定的更新不會變,各位兄弟姐妹,就拜託大家幫小逆多照顧照顧新書了,點擊收藏推薦很重要,小逆先說一聲「謝謝」。

    最後,無極魔道已經結束,這個月兄弟姐妹們,希望能夠給點月票支持一下,讓這個月魔道能夠在月票上面不留遺憾。

    還要說聲「謝謝」,謝謝一直支持小逆,陪著小逆將無極魔道走完的兄弟姐妹,你們是小逆寫書的動力,誠懇真摯的感謝!

返回列表
高級回覆 | 發新話題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